碧石藻

二次元病娇控,三次元小透明,黑残深爱好者,秋名山老司机。

【原创】 神坛之下 chapter.04 厮杀

  应该……怎么杀了她呢?
 
  这次的战斗不同以往,对手居高临下,虽说冰锥飞的又歪又慢,但数量弥补了它的不足。贸然接近,肯定会因为无处可躲被扎穿。
  
  使用能力的话当然没问题,可他一天之内能用的次数有限,花在这里不仅浪费还会让对手警觉。要是让她有所防备,他那套偷袭、隐藏的战术也就不好用了。
  
  他看向还在哭泣的少女,觉得还是用盾牌比较好。
  
  “你……”楼上的家伙似乎明白了他的意图,几道冰锥带着怒意朝他飞来:“想都别想!”
  
  第一道冰锥落在脚边,迸溅开的冰屑打中了他的小腿;第二道正冲头而来,他把头微偏,相错的瞬间听见了尖厉的风声;第三道轨迹偏高,斜向上飞,裹挟着水晶吊灯的光芒,向他——
  
  “咝!”在看见水晶吊灯的一瞬间,暗就撇开了头,可那瞬间的致盲与灼痛还是让他丧失了躲避的最好时机。本该被他完全避开的冰锥擦过他的手臂,带出一道血痕。
  
  他看都没看一眼,马上举起手中的银刀调整角度,光斑在墙上游走,落入面带犹疑的少女眼中。
  
  楼上的动静提示他对方已中招,他俯下身子冲向少女。这招有效时间太短,很快她就会恢……
  
  呯!一柄一人长的冰枪戳在他与少女间的地板上,不过为时已晚,他在第二柄冰枪射出前扯住少女的头发,将她挡在莫瑞娜的诸多武器前。
  
  虽然挡不住冰枪,但挡挡冰锥是没有问题的。他踢踢盾牌的小腿,示意她站直,别老靠他提着。但少女估计是吓坏了,一直抽抽噎噎地哭喊着自己听不懂的语言,根本没有站直的意思。
  
  “莫……莫瑞娜姐姐,救我,救我呀!”
  
  到底要该怎么做才能救她?莫瑞娜咬着下唇,身边的冰锥随着心绪而起伏。现在这个情况,她根本不可能越过艾莉去攻击暗,可不攻击暗的话就无法释放艾莉,除非……
  
  她举起右手往后一挥,冰锥化作冰屑从半空中落下。她后退几步,沉声道:“艾莉根本不是你的对手,要战斗的话,冲我来。”
  
  艾莉还是在哭哭啼啼,不过情绪已没之前那么慌乱;暗盯着她,确认她不打算继续制造冰锥后,推着人质往楼梯口靠近。
  
  雪花在空中旋转,被风吹向各处。楼梯已经变为了雪地,红木扶手上挂着粗长的冰棱。她努力扩大着自己的暴风雪,想让二楼的平台也被冰雪覆盖。
  
  这里必须成为她的领域。
  
  男性踏雪而上,表情未有半点变化,仿佛脚下踩的不是积雪而是石板做的楼梯。他走到她面前,刀刃紧贴着艾莉的脖子,一只手向她伸来,似乎要抓她。
  
  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。
  
  雪花落在他与人质之间,一道冰墙冲天而起。男性不得不松手,她抓过艾莉,抱住她跳下二楼。
  
  若是普通人,光从这里跳下去就会骨折。但莫瑞娜只是感觉脚踝一阵剧痛,大概是扭了。不过最紧要的不是这个,她放下艾莉,转头看向楼梯上的男性。
  
  冰棱在楼梯上肆意生长,每一根的尖端都锐利的要人性命,他不断后退,很快就被逼上二楼的平台。
  
  躲无可躲。
  
  覆盖在雪地上的冰笋同时冒出,刺穿了画着树芽装饰的穹顶。灰尘碎石一阵阵地往下落,脚下的地板震动着,头顶的吊灯前后摇晃,发出‘嘎吱嘎吱’的声响。
  
  总该死了吧,再不死她就撑不住了。莫瑞娜跌坐在地上,这一招手笔太大,她现在都能感到身体深处的枯竭。她看向自己制造的冰川,却没有发现尸体血液之类的东西。
  
  冷汗顺着额角流下来,吊灯仍在嘎吱嘎吱地响着,似乎是在嘲笑她的反应。她慢慢抬头,正对上吊灯顶上的他的脸。
  
  绳子……就快断了?
  
  银光一闪,最后一缕麻线也被切断。下落带起的风吹灭了所有蜡烛,一片黑暗中,水晶与冰盾相碰,发出清脆纷乱的声响。
  
  莫瑞娜将艾莉护在身下,她不确定这个冰盾能不能撑到结束,若是不能,她身为能力者,总比艾莉能抗一点。
  
  至于那个家伙,他肯定没死,但受伤应该是免不掉了。可惜她自己状态也不行,不然趁机偷袭的话……
  
  周围的动静渐渐平息下来,在一片水晶冰块滚动的碌碌声中,她听到了一些异样的动静。
  
  就像……吃饭时刀叉碰撞的声音一样。
  
  眼前完好的冰盾突然出现了裂痕,从裂纹来看,明显是外力撞击而成。可她眼前除了越来越大的裂缝,什么都没有。
  
  日落的余晖照进窗户,她终于看见那本不存在之物。少年不断用银刀击打冰盾,每当银刀发生弯曲断裂,就会从桌布裹着的一大堆餐刀中抽出一把新的。
  
  再这么下去这个冰盾迟早要碎。她咬咬牙,叮嘱艾莉呆在原地不要乱动,便在向朝窗口的方向开了个洞,手脚并用地爬出去。
  
  要去到有光的地方。
  
  脚下的东西一直在稀里哗啦的乱响,不过这样也好,若能把他引来,就不用担心艾莉的安危了。她一瘸一拐地向前跑,祈祷自己能活着离开这片黑暗。
  
好在他并没有攻击她。她俯趴在窗棱上,还没喘匀气便转过身。夕阳在近窗口的位置投下昏黄的光,她的影子被拉的好长,在一地狼藉中晃荡。
  
  然后她看见他在光影交汇处浮现,一步一步向前走,从不可见到透明再到现形,最后进入了她的影子里。
  
  自己的力量大概还能凝聚一个冰锥,这个要是砸不中,她和艾莉就死定了。
  
  所以一切都发生在瞬间:她朝敌人扔出最后一个冰锥,力道、速度和锋利程度都无可挑剔,可就在冰锥触及少年的一刻,他突然消失了。
  
  下一秒,一只有力的手扼住了她的脖子。她被推向窗户,碎裂的玻璃在她身旁欢快地飞舞,夕阳给杀人者打上一层柔光,他看起来安静内向,像一个在翻阅书本的孩子一样。
  
  她盯着他的脸,直到缺氧使她视线模糊。很奇怪,明明是在杀人,可他的表情却和初见时一样平静。那双眼睛里泛不起一点波澜,好像一口深不见底的井。
  
  也许,是因为什么都没有呢?
  
  这个念头让她笑了起来,血液从嘴角涌出,人在将死之时总会在意一些奇怪的事情,若她还有机会,她想要在这双眼睛里看见别的东西。
  
  每个人都会有的东西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