碧石藻

二次元病娇控,三次元小透明,黑残深爱好者,秋名山老司机。

【原创】 神坛之下 chapter 03.新家

  

  他们在那家旅店里休息了三天。

  安牵着暗的手走下楼梯,往靠门口的柜台上放了一枚魔晶币。坐在柜台后面的精灵将这枚魔晶币划进抽屉,接着敷衍的摆了摆手,算是表达了对临走旅客的尊重。

  “精灵们总这样。”出了门,安苦笑着跟暗解释起来:“认为自己最高贵,对待同族的时候才会摆出张好脸。要不是众神约定眷族之间不可互相伤害,他们早就被其他种族联手……”

  暗听着新主人不太流利的恶魔语,逐渐知晓了眼前这些异族的由来。

  五位神灵创造了世界,也创造了精灵、地精、恶魔、人类、德鲁伊这五个种族。他们将自己喜爱的种族封为眷族,并对那个种族降下庇佑。

  千年前,人类的主神陨落,被主神庇佑的文明也随之毁灭。人类的身份从眷族变为了动物,精灵发起狩猎,恶魔与地精则将之变为了屠杀。从这场血腥狂欢中幸存下来的人要么成为俘虏,要么躲入蛮荒之地,终日与魔兽为伍。

  不过也不是所有人类都这样。精灵作为一种长寿种族,很乐意养些聪慧的小家伙当宠物。就算有些精灵不需要宠物,他们也不会拒绝一个能将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的人类奴仆。

  “说实话,刚买下你的时候还在担心你会不会已经被恶魔折磨疯了……”说到这时安的声音有些低,但很快就恢复原状:“不过幸好没有。”

  暗抬头看了新主人一眼,没有接话。

  “对了,你有见过自己的同类吗……不是斗兽场那种。是女孩,很可爱,你应该会喜欢她们的。”

  “我的家中偶尔会来窃贼,那群女孩根本无法与之对抗。现在有你保护她们,我就不需要担心了。”

  “虽说无法与之对抗,但她们中也有一位像你一样的能力者。那孩子叫莫瑞娜,和我一起管理着姑娘们。等你到了那,也要听从她的安排,要尊重她,知道吗?”

  “知道了,主人。”

  “叫我安夫人也可以。”她笑着伸手想要摸摸少年的头,察觉到他的回避后又收回了手:“想再听听莫瑞娜的事情吗?”

  ……

  两人从德鲁伊车夫所驾驶的马车上下来时,已经接近日落了。眼前就是德鲁伊的家,一座圆顶的石制建筑,大概有五、六个人高,上面开着半圆形的窗子。透过玻璃能清楚的看见里面的少女正在追逐嬉戏。一个靠近窗边的少女看见了他们,兴奋的朝他们来回挥手,接着转头和身后的人说了几句,便和那群少女一起离开了窗口。

  “走吧,她们下楼来接我们了。”安牵着暗走到门前,握住门把手,低声念诵了几句咒语。无数道白光沿着门把手流至门的纹路上,绽放出更为耀眼的光芒。

  白光过后,大门消失,暴露出建筑的内部:几个穿着华美的少女站在铺着红毯的走廊上,略带好奇的打量着夫人身旁的陌生人。

  【夫人,他就是那位您请来保护我们的人吗?】将发辫盘在后脑的浅褐发少女提起裙边行了个礼,看着才比自己高半个头的少年,用通用语问道。

  【就是他,莫瑞娜。】安轻轻将暗推到自己身前。【他将是你们以后最可靠的同伴,尽管他现在还不会你们的语言。莫瑞娜,去安排他的住处吧。我要去地下室做一个心灵术式,保证你们能正常沟通。】

  【是,夫人。】少女再次行礼,转身走向楼梯,

  “暗,我现在要去地下室,你就先在这和女孩们熟悉熟悉。”安默念几句咒语,消失的大门凭空出现,断了暗的退路。“她们都很友善,你们会成为朋友的。”

  他们目送着安消失在拐角处,再将目光投向彼此。少女们看向他的目光中充满了好奇,而他却毫无感情,像是在看一堆需要看守的物品。

  少女们用他听不懂的语言叽叽喳喳了好一会,终于停止了聒噪,你推我搡的走到他面前。其中一个胆子比较大的少女伸出手轻轻碰了下他的衣服,紧接着就像被什么东西蛰了一样缩回手向后退去。退后的同时,她和其他几人都盯着他的脸,似乎是在观察他有没有生气。

  没有生气,甚至连惊讶的表情都没有,除了看她们一眼外就再没别的动作。少女们见此情景,更加胆大起来:一个抓起他的手与自己对比,另一个绕到他身后,开始拿他及颈的头发编辫子玩。

  正在下楼的莫瑞娜看到这番景象不禁摇头:脾气温和,身材矮小。虽说还不知能力如何,但光凭前面两点,就会被这群喜欢大布娃娃的少女们缠得脱不开身。这样的人,真的能当好这栋宅邸的守护者吗?

  底下的人越玩越没顾忌,其中一名少女伸出手,想要合上‘娃娃’那毫无神采的眼睛。

  在那一瞬间,暗几近凝滞的思绪开始运转起来。

  伸向眼睛的手。

  拿着利器,刺破角膜搅碎眼球,沿着眼眶内壁来回刮擦,试图勾取其中的内容物。

  快住手!耳边回荡着某人近乎嘶哑的哀嚎。他在惨叫,在痛苦,在求饶。本已遗忘的疼痛与恐惧正随着手的靠近一点点复苏,他想逃,身体却僵到哪里也动不了。

  他无法阻止主人……不对,眼前的不是主人,是同类,比他弱小得多的同类。

  哦,是在斗兽场啊。

  他平静的抓住女孩肘部的关节,稍一用力将她锁在地上。周围的女孩惊叫着四散逃开,他未管那些,伸手去摸腰间的匕首,发现摸了个空,才想起那两把武器已经在上次的战斗中损毁了。

  不管了,把脖子扭断也是一种做法。他抬起少女的头颅刚准备用力,几根冰锥突然飞来,逼得他离开少女,退到了大门边。

  站定之后,他顺着冰锥来时的轨迹看去,发现盘发少女正站在楼梯上,冰锥环绕着她,如同在保护一位凛然不可侵犯的女王。

  莫瑞娜和暗对视着,她终于看清这位暴起伤人者的眼睛:里面毫无感情,但充满杀意。与这种东西对视让她极度不舒服,她稍稍移开了一下视线,暗则趁此机会从少女们搬来的道具中捡出一把趁手的餐刀,架在自己身前。

  斗兽,开始了。

评论

热度(9)

  1. DIESHE蝶社·文艺周刊碧石藻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