碧石藻

二次元病娇控,三次元小透明,黑残深爱好者,秋名山老司机。

【迷失的冒险者】战士、法师与圣职

她隐约听到了外面的动静。

  像是小孩哭闹,又像是动物哀鸣。声音如同被厚重幕布所覆盖一般听不真切,她挣扎着转过头,可眼前也是模糊一片。

  是啊,当然会这样。肚子被刺穿,人被甩向祭坛,血几乎流干,要不是可以凭借信仰向神借取力量,她应该已经死了。

  现在还能活着,已是神明的恩赐。身为一名圣职者应当接受现状,而不是任由绮念在脑海中肆意生长。

  但她就要死了,再不想想以后就没机会了。

  想保护他们、想为他们治疗、想看法师自吹自擂、想听战士吐槽领队。

  然后她就在旁边笑着,同他们一起四处冒险。

  所以不想死,无论如何都不想死。不仅自己不要死,他们也不要死。大家活下来,打败恶魔,然后像往常一样,继续他们的旅途。

  然后,然后……

  等反应过来时泪水已顺着眼角流下,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不甘。毕竟原本这一趟旅程本该很安全的,要是没有那个魅魔的话。

  想杀了她。

  献出生命也要杀了她、献出信仰也要杀了她,献出灵魂也要杀了她。

  不甘化作恨意在心里翻腾,灵魂在残破的躯壳里尖叫着。

  杀了她!杀了她!杀了她!

  怎么样都要杀了她,变成恶魔那种怪物也好,永生永世都被诅咒也好!

  “如你所愿。”不知名的声音响起,血雾升腾,笼罩了她的身躯。

  在恍如被烈火重铸的疼痛中,她眼前浮现出那两人的身影。

  ……

  他听到了魅魔凌虐领队的声音,而现在,她正拖着他走来。

  那套他颇为爱惜的法袍已被撕出一道长及胸口的口子,而原本总隐藏在袍子下的白发,现也被魅魔拽在了手上。他一路都在叫骂,就像被困在猎网上的鸟儿一样。

  被丢到他面前时,他将法袍挡在自己面前,没有再说一句话。

  “提前跟你说一声,那种方法对我没用。”他看了法师一眼,大声开口,就像是故意说给谁听一样:“我在花街比这更激烈的都玩过。不过就是换一种满足欲望的方式而已,没有什么好羞愧的。”

  “唔,太坦诚了也不好呢。”魅魔有些困扰地皱起眉:“我还是继续和这孩子玩吧。”

  抱歉了队长,没帮上忙。扭过脸前,他清楚的看见了自家领队颤抖了一下。

  接下来就全神贯注地盯着祭坛,无论传来什么声音都不要管。他这么想着,却发现原本躺在祭坛上的圣职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,他回过头,正好看见她拽出魅魔的心脏。

  拽出心脏,扯断翅膀,即使这样还不够,还得将骨头一点点踩成粉末。在魅魔身上发泄自己恨意的同时,她想起了修道院的一句话。

  “‘即使是敌人,也要仁慈相待。’”

  她轻声念着,然后更用力的踹向魅魔的头。

  啊,撞到墙里去了。

  她捂住嘴,发出咯咯的笑声。

  这样是很不正常的,看到这样的情景还能笑出声是很不正常的,她也察觉到这与她平时所讲的仁慈相违背。可她就是想这么做,甚至还想做的更过分一点。

  唤回她的是一声呼唤。

  “圣职……?”

  她转过身,看见了有些狼狈的法师与战士。

“那个……你头上那个是装饰吧,在哪找到的?”

法师最先开口,他眼神躲闪,似乎是不想听到答案。

“不,那个是……”

“哈哈哈还真是强力的装饰呢,一下就打败了那个魅魔。要是能早点发现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。真是的,果然还是翻找的不仔细……”

“那其实是……”

“嗯!总之这趟冒险完美结束。接下来只要收拾收拾战利品就好了,这次我可不会那么快就把尸体烧了。先把骨头挖了,再卖给那些喜欢役使恶魔的术士。赚了钱就可以开始新一轮的冒险,这次一定要去一个安全点的地方……”他不断的说着,脸上浮现出虚假的开朗。

领队和自己有着相同的梦想,这让她的心痛了一下。

不过,正因为如此,她才不能让这个梦想就此葬送。

所以,她必须说清楚。  

她大吼出声,打断了法师的喋喋不休。

“我现在是魅魔!!”

没有人接话,那两人都沉默地看着她。

“我现在是魅魔……”她又轻声重复了一遍:“所以,杀了我。”

“开什么玩笑,为什么因为这种事情就要杀掉你啊!魅魔又怎么了?难道非得和人类组队才行吗?”

“是您别开玩笑!您刚刚注意到我是怎么对待那只魅魔的吧?看到那么残暴的场景,您还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吗?”

“那又怎样?!不过是杀了一只恶魔而已。我要是有那种力量一定比你做的还过分!换句话说,要是我以那种方式杀掉那只魅魔,你就不会把我当领队了吗?”

“你不懂!教会曾教导过我,人类变成恶魔后,观念也会向恶魔转化。如果不趁着现在杀掉我,以后就再也……”

争吵中,她毫无预兆地跪倒在地上。

并不是想通过下跪去要求什么,也不是心灵的崩溃反应到了身体上。只是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支撑自己的身体,才会就这么摔在他们面前。

好冷、四肢都在发抖……

“喂!听的见吗?她突然这样,你看看是怎么回事……”感觉自己被人抱在怀里,耳旁传来战士的声音。

“还能是怎么回事?刚刚出生又经历一场恶战,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进食……”将手指压在了圣职的脉搏上,法师的声音中带着一股子绝望:“你说是怎么一回事?”

这么听来,自己大概是要饿死了。

反正当初在那个祭坛上就说过即使是付出生命也愿意,现在应验了,也没有什么不甘心。

倒不如说,能死在队友怀里,不给他们添麻烦,已经是最不错的结果了。

希望神不要计较她‘变成恶魔’这件事,允许她和天堂的嬷嬷们在一起呢。

“……还没有结束。战士,给我按住她。”双手被人反剪到身后,或许是因为饥饿,她竟提不起半点心思反抗。

唇上传来了柔软的触感,虽然只是轻啄一下,她通过那一瞬间的颤抖感知到对方的紧张。

“你要恨就恨吧。之后要去冒险者公会投诉我也可以……”

“只是……”

“不要死在这里。”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