碧石藻

二次元病娇控,三次元小透明,黑残深爱好者,秋名山老司机。

【原创】 神坛之下 chapter 02. 梦境

    

    风和日丽,正是出门的好天气。

    手持铁剑的克劳德哼着歌走在正前方,弓手伊芙在他的左侧摆着副冷脸,却是队伍中最为靠谱的耳目;队伍右侧是暗的姐姐,背着长枪和盾牌的她正轻声细语的安抚着中央的女召唤师。她是新成员,也是他们中最年幼的一个。

    暗走在队伍的末尾,一边警戒周围,一边看着前头的人嬉笑打闹。明明是聚头时常见的温馨场景,却总让人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哪里不对?大家长得和以前一样,说话方式与以往也没什么不同。武器也是个人惯用的武器,就连路都是出城时唯一的那条路。他在这条路上来来往往加起来算有几百遍了,没觉得哪点和之前有区别。

    到底是哪里不对劲?他找不到一丝怪异的地方,但愈发沉重的不安与违和感压得他根本迈不开步子,只能停下来问前面的人“各位,你们有没有一种……奇怪的感觉?”

    一片寂静。除姐姐外,所有人都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当然奇怪了,我们都已经死掉了嘛!”克劳德转身摊手,有些郁闷的嚷嚷。“好歹记住这一点吧,我们可是为了帮你找姐姐,才全部死在恶魔手上的啊!”

    “克劳德那个笨蛋是第一个死的。被恶魔夺了武器拦腰砍断,内脏混着血流了一地。这样都没马上死,还在地上爬了一阵。暗你该不会真忘了吧?”伊芙双手交叉抱在胸前,碳化的皮肤正一点一点碎成粉末。

    “总好过你个乌骨鸡!一火球下去连骨头都成焦炭了。不过暗是肯定不会忘了你的。毕竟当时你俩在并肩作战嘛。”克劳德幸灾乐祸的回嘴,一条血线正从肚脐处向两边延伸开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被恶魔凌辱的时候,暗在旁边看着。应该……应该不会忘了吧?”身上只挂着几块破布的召唤师有些扭捏,身上的肉随着身子的晃动一块块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哦!对!当时这小子正躲在我的尸体下面呢。”克劳德爽朗的笑着,血沫从嘴边喷出来。“说起来你当时叫的,真是超惨啊……”

    眼前的一切已成地狱,不成人形的同伴开心的谈论着他们的死法,就跟他们当初刚见面时介绍自己的梦想一样。

    暗后退几步,颤抖的抽出匕首,听到自己内心某处发出近乎崩溃的叫喊。

    假的!幻觉!恶毒的魔法!需要光来净化!话虽如此,与之相关的真实记忆却一股脑地涌上来。

    光,他需要光。队伍里唯一能释放圣光的就是姐姐,姐姐在哪?在前方。

    他高声喊着姐姐的名字,可不远处的人始终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“冥!”被抛弃的恐惧促使他追了上去,刚要够到姐姐的手,就被盾牌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没有留手,这个力度大概折断了他的脊骨。他已经感觉不到下身的知觉,抬头想问为什么,正对上她眼中不加掩饰的厌恶。

    “别跟着我,狗。”

    他惊慌的摁住自己脖子上的使魔契约,想辩驳什么,才张开嘴,眼泪就不争气流下来。

    在泪水模糊的视野中,姐姐继续向远方走去。一群穿着骑士盔甲的人围住她,用巨斧劈开了她的胸膛。在看到鲜血溅出的那一刹,他居然感到了一种大仇得报的痛快感。

    死吧,贱人。

    光线随着姐姐的死亡消失殆尽,亡者在黑暗中活跃,拖着残缺的身体朝他爬来,冰冷僵硬的尸体不断在他身上堆积着,一个名字也在死者的低语中响亮起来。

    “暗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呼唤着,语气如嘲讽、如叹息、如憎恨、如嫌弃。各种情感交织着,最终一个柔和的女声盖过一切,以怜悯之情重复着他的名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睛循声望去,一名长着鹿角的橘发女人正关切的看着他。她的手覆在他腹部的伤口上,带来一阵阵麻痒。

    见他醒了,女人笑着说了一些话。语言流畅优美,但他听不懂那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看他仍一脸茫然的望着她,女人迟疑了一下,用有些生涩的恶魔语问道:“你的主人没教过你通用语吗?”

    他摇摇头,用同样的语言回答:“主人有他自己的意愿。善良的德鲁伊,主人有说要怎么处置我吗?”

    “别害怕,恶魔不会再伤害你了。”少年平静的让她心疼,她伸手理了理他有些枯燥的头发:“先睡吧,你现在要好好养伤。”

    哦,他躺的地方是床。柔软、干净、舒适。是他被恶魔抓了之后就再也没见过的东西。曾经日思夜想,现在躺在上面反而生不出任何特别的感情。

    早就无所谓了吧。

    他用人类的语言呢喃着,依言闭上眼睛,等待着上位种族的裁决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