碧石藻

二次元病娇控,三次元小透明,黑残深爱好者,秋名山老司机。

【迷失的冒险者】战士、法师与圣职

传奇的故事往往都有一个相似的开始。


那是国境内常见的山:荆棘、泥泞和饥肠辘辘的野兽。三人组成的冒险小队正在上面艰难跋涉,战士打头,圣职殿后。而最为重要尊贵的法师,则被小心地保护在队伍当中。


“……你这家伙自恋也要有个限度。”前面的战士听法师‘吟游’了一路,终于忍无可忍地回过头。他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,褐色头发绿色眼睛,锁甲外套着皮铠,背上背着把近人长的重剑,因为负重过高,这是即使在冒险者中也很少见的打扮。


“我只是实话实说。”身后的黑袍法师摊开手,袍子中藏着的药剂相互碰撞发出细碎的声音:“法师本来就是队伍的核心,何况我还兼职领队。再说,上次要是没我指挥,大家都已经凉在那片沼泽地里了吧。”


“别那么说,那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。”似乎是担心引起争执,穿着神官服的少女快步走到两人中间:“走吧各位,我们要在天黑前到达村子里呢。”


看着少女有些担忧的目光,他叹了口气,向战士低头:“抱歉,我说的有点过头了。”


“你会道歉还真少见。”战士耸耸肩,显然对同伴的转性一点也不理解:“我记得你上次道歉还是因为乱开哥布林的黄=谐-段子把新人冒险者吓哭来着?”


“够了!我以小队队长的身份命令你们,闭上嘴好好赶路!侦测魔法显示,山脚旁就有个小村子,今晚就在那落脚,现在,全员闭嘴。出发!!!"


......


然而冒险的生活很难顺风顺水。


眼前这座小村就像被袭击过一般。尖刺扎成的篱笆断成几节,残片上沾着已经干涸的血迹;关口、道路上空无一人,民居的大门也敞开着;田间无人劳作、本该被村民好好照料的作物半死不活地垂着头,而未被除尽的杂草则贪婪地争夺田里的养分。


战士皱眉,反手握住了背后的剑柄:“……这村子是被魔物袭击了吗?”


“不知道,也有可能是强盗山贼之类的。”看着默祷完的圣职从新砌的坟头前站起来,法师指了指地上的脚印:“不过这有人打理,说明还有活人。找个村里人问问情况吧。”


……


天快黑的时候,独居的老人听到门外传来了一些动静。


那些魔物就是不知道消停。牲畜已经被他们吃光了,能跑的人也早就跑了。就剩他一个守墓人在,也不知这个村子还有什么值得他们留恋的。


总不会是惦记那些被他们咬死的人吧?他摇摇头。坟墓没有被动过的痕迹,不知道是没发现还是其他原因。但愿别被发现,毕竟被咬死已经够惨了,若落得个尸骨无存,就算是神也不忍心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
他叹了口气,准备检查一下屋子的门闩有没有闩紧,却听到了敲门声。


“你好,请问有人在家吗?”


温柔、清澈的女声如是这么说道。


……


“总之就是因为某种原因,魔物突然离开森林,袭击村民。把村子搅得一趟糊涂?是这样没错吧。”四人围桌而坐,听守墓人说了许久,最后法师总结道。


老人点点头:“以前只要不去林子最深处,基本上就是安全的。”


“这就奇怪了,一般魔物也不愿意和人正面起冲突的。不过我以前接的任务都是炼金采集,接触的魔物也比较少……”他看向战士:“你有头绪吗?”


“确实也有会主动袭击人类的魔物,不过那种都是独行强者,基本没有扎堆的。”战士思索了一会,确定了答案:“成群袭击人类的魔物,据我所知,没有。”


“那会不会是因为食物不足?比如发生饥荒……”


“没有。”守墓人打断了圣职的话:“要是有的话,村民也不会这么没防备。”


“那或许是森林里的势力发生变动,也可能是有什么东西影响了魔物。”说到这,法师深吸了一口气,撑着桌子站起:“不过这些不调查一下也不清楚。老爷子,发个委托吧。”


“委托……?”


“嗯。委托、任务之类的。通常会通过冒险者公会分发到各个冒险者手中,不过现在事态紧急,没办法再按那套流程走。你发委托,我们接。事后一起去冒险者公会解释清楚。你看如何?”


“啊……我没有问题,不过那些魔物很危险。你们真的没问图吗?”


话一出口,他就明白自己问了多余的问题。因为无论哪个人,都在听到他的话后露出了笑容。


那是面对了无数艰难险阻,仍相信着自己,相信着同伴,相信他们可以征服一切的笑容。


这对于他们来说,不过是无数任务中的一件、无数难题中的一道罢了。


法师从长袍中抽出任务契约书,放在他面前。


“放心,我们可是冒险者啊。”


评论(1)

热度(2)